bet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24|回复: 0

它们一直安静地等在那里(组图)

[复制链接]

519

主题

519

帖子

1819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819
发表于 2017-11-10 19:31:0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郴州市区以北约20公里的这片低山丘陵区,有翠江和郴江在此交汇。流水侵蚀频繁,丹崖广布。徐霞客形容,“程口西北,重岩若剖,夹立江岸,雨崖纯石,盘亘错突,色间赭黑,环转一如武彝,如此四十里”。  (老虎寨聚仙台,黄崇锡珍珠鸡80元一只。仅去年一年,他就卖出了1000多只。图/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马金辉)
  “雨天好,晴天也好”。话虽这么说,在聚仙台已做了五年生意的陈己英最喜欢的还是飞天山的秋天。那时候,沟底的树叶红了,衬托在丹霞沟谷红褐色的石壁上,“就像画一样。好多搞摄影的一住就是几天,在那儿等最好的光线。”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
  抬头顾盼间,有担着鱼草的村民快步擦身而过,来不及多作寒暄。他的身影向着“海豚魂”“老虎背”的方向快速移动,最后静静地消失在沟谷转弯处。此情此景,正应了飞天山景区经理肖朝辉,模仿港台游客的有力感叹,“哇,哇”。(翠江北岸,牛口悬棺。比较可信的说法,墓主人为明朝景泰年间,李氏。图/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马金辉)  有棺木被置于北岸溶洞中,这是个久远的话题
  为游客推荐:丹崖峰寨,石佛悬棺,万华岩岩溶洞穴,50度天堂温泉。  (4月15日,飞天山国家地质公园,老虎寨。在聚仙台,平坦的丹崖峰寨顶部,来自广东韶关的游客摆起牌桌,静候陈己英夫妇为他们准备的午饭。图/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马金辉)
  说话间,曹莉忽略了就在近旁的猫王寨和铁鼎寨。或许在她看来,在飞天山国家地质公园六大丹崖峰寨中,这两个寨子不算什么。
  翠江静静流淌,没有诉说的愿望。
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  按曹莉的指点,我们在石面坦码头上船,逆流向上。
  面积:110平方公里
  飞天山,过去叫石面坦。而石面坦最初据说只是一个人的名字。
  1飞天山:丹崖峰寨静对默然流淌的河流

  绵绵云层下的铁鼎寨,不见丹霞方山的原色,兀立江边。按当地老人的描述,翠江已不是过去的翠江。1980年代初,翠江电站启用后,水位被抬升20米。江面前所未有的宽广,只是舟楫不再来。“船到郴州止”和“东草湾的竹子,庙岭山的茄子,瓦窑坪的嘴子,南寨的猴子,铁鼎寨的围子”一起淹没,成了传说。
  让陈己英一家欣喜的不只是秋天的美景。武广客运专线开通后,“同城效应”愈来愈明显。仅去年一年,聚仙台餐馆仅珍珠鸡就卖出了1000多只。“我的鸡吃的都是绿色饲料,夏天就歇在树上。”黄崇锡很骄傲。按他的说法,他家的珍珠鸡已飞出眼前的丹崖群山,走进广东、香港,还有台湾遥远的他乡餐桌。
  过去六年,湖湘地理九次走进地质公园,却从未遭遇臆想中的枯燥单调。它们孤独地等在那里,等了千万年,好像只为你的惊喜一瞥。  (4月15日,飞天山国家地质公园,老虎寨。小雨中的丹崖沟谷不见红褐本色,厚重中衬托着树木的绿色。图/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马金辉)
  流水沿侵蚀槽寂然冲刷,这是一条正在生长的沟谷
  位置:郴州市郊
  地质遗迹:丹霞地貌、溶洞
  曾经是沧海,逐渐被地壳运动抬升露出岩层,之后又被大自然的刀削成峡谷、峰林、岩柱,再被切成散落湖南20处的地质公园。大地和岩石之间的聚散,是需要很大的耐心才能理解的漫长缘分。

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  第1页:它们一直安静地等在那里第2页:它们一直安静地等在那里第3页:它们一直安静地等在那里
  水旱谷因平缓的沟槽底部水陆参半得名。在公园科普画册里,这条长约2000米的箱形槽谷有个响亮的名字,“江南大侠谷”。长谷来去婉约回转。浑圆陡峻的两壁石崖上,有流水沿侵蚀槽寂然冲刷。这是一条正在生长的沟谷,一如谷底水面下,还在孕育伸展的小荷。


  在岩体上凿就的砂岩步道一路抬升,直到聚仙台。这是一座较高馒头山的顶部,篮球场大小。陈己英和老公黄崇锡的“聚仙台餐馆”就开在这里。下雨,上山的游客少,陈己英忙里偷闲,靠在摆满餐桌的凉亭廊柱上,对着老虎寨明暗有致的“神仙指”发呆。
  模糊的是,墓主人的姓氏、性别,以及棺木何时又是如何被放进高高在上的崖壁间,这是个久远的话题。就如同说起飞天山所处的茶永(茶陵-永兴)盆地西南缘,在新构造运动中属上升相对微弱区,以至于没有形成像新宁崀山、韶关丹霞山那种高大陡峻的丹霞赤壁。而只有桌状山、单面山、馒头山……
  虽然时有小雨降落,老虎寨峰寨上空,却用明亮对着高空厚重的积雨云。从石头佛寺前的步道下山,在大面洲重新上船。暮色中,顺翠江而下。有棺木被置于北岸溶蚀洞穴中,清晰可见。
  郴州飞天山·国家级
  船过两江口,北岸有赤壁丹崖蔚为壮观。几近水平的白垩系砂岩层理下,石佛寺翘檐孤立。只是寺内的水府菩萨和佛祖雕像都不似从前。继续上行,在老虎山码头靠岸,小雨又起。有路牌指引,带着雨点轻柔的节拍,我们不失方向地进入“水旱谷”。
  4月14日,翠江边的石面坦,是个安静的村落。阵雨过后,曹莉将我们领出她的“乡村酒家”,手指逶迤河水的远方,“上面的寨子好看些”。问怎么好看些,曹莉不好意思地笑,“我爬高不行”。虽然只有十多公里的水路,但她也不曾去过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188bet  

GMT+8, 2017-12-12 14:18 , Processed in 0.197819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